悦刻属于雾化器还是电子烟,从悦刻到小野:电子烟上演“脱机大逃杀”?

作者的一个朋友是电子烟老用户。最近一段时间,他深深感受到了一些电子烟品牌的强烈求生欲。

这位朋友说他买了买过的悦刻电子烟,一天发了4条短信!短信内容出奇一致——悦刻响应政策号召,决定不线上销售电子烟展会,继续使用线下渠道,并提供线下门店询价。

如此无视消费者体验的连环“文字轰炸”让我们看到了悦刻当下的“焦虑”。 悦刻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把之前积累的消费群体尽快从线上渠道转移到线下渠道,保证自身运营的稳定性。

作为领导者之一,悦刻简单粗暴的做法从侧面说明了电子烟品牌的难处。头部品牌如此,更不用说其他小众品牌了。那么,电子烟品牌现在在哪里?他们有机会起死回生吗?

遭遇挣扎与生死

在电子烟的超高利润之前,吸已经吸引了很多公司入局。有业内人士曾表示电子烟的毛利从70%开始!一个电子烟售价约300元,进货价约30元。正如《资本论》中所说,“如果有10%的利润,它保证到处使用;如果有20%的利润,它就会活跃;如果有50%的利润,它就会承担风险。”众多企业涌入电子烟行业,力图摇摆不定。

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统计,截至去年8月,中国共有678家电子烟厂悦刻属于雾化器还是电子烟,生产了全球90%的电子烟;而根据天眼的数据,今年3月,全国包括“电子雾化器”在内的企业有1558家!这意味着平均而言,两个电子烟品牌共享一个代工厂。这导致电子烟品牌的产品相似。因此,竞争也相当激烈。

然而,突然收紧的政策门给电子烟品牌造成了沉重打击,切断了他们的“上升通道”。这样做的结果是电子烟行业“急刹车”。

我们不妨用两个有代表性的电子烟品牌——悦刻和小野来分析他们的现状。此外,一瞥电子烟品牌的整体表现。

一方面,悦刻作为占据更大市场的电子烟品牌而苦苦挣扎。这是因为悦刻的主要销售来自在线渠道。据中国国际证券研究创新中心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悦刻销量和销售额一直位居行业第一。上半年悦刻实现销售额1.770亿元深圳电子烟,销售额138.5500万件。

更重要的是,悦刻从去年7月开始在网上销售,并且销量稳定。比如今年6月,悦刻烟具在网上销售的市场份额为9.54%,明显领先于其他品牌。但由于电子烟不能再网上销售,这对悦刻造成了沉重打击——直接切断了最大的收入来源!为此,悦刻苦苦挣扎,目前只能依靠线下渠道支持。

另一方面,以小野为代表的小众电子烟品牌正面临生死存亡。与其他老牌电子烟品牌相比,小野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今年4月发布了第一款产品。不过,小野 却显示出强劲的增长势头。但让人尴尬的是,在电子烟禁令正式公布前约20分钟,罗永浩在电商平台转发了“vvild小野一次性雾化电子烟”的消息。 小野的梦想戛然而止。

要知道小野之前没有建立稳固的线下渠道悦刻属于雾化器还是电子烟,主要是想利用线上渠道发力。但当小野正欲吹响进攻号角时,却直接被“扼杀”在萌芽状态。可以预见电子烟视频,没有基础的小野未来很可能会“倒下”。而这也是小众电子烟品牌遇到的普遍情况。

挣扎、生死……不同的境遇让电子烟品牌陷入了迷茫。

起死回生的希望渺茫

电子烟,本来就有美好的现在和明天。

电子烟 以前有多受欢迎?我们可以从一组数字中瞥见一两个。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研究员肖林介绍,中国约有1000万人使用电子烟。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是年轻人。

与吸烟的总数相比,1000万并不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不过,电子烟之前已经出现了跨越式发展,越来越多的烟民正从传统香烟转向电子烟的“拥抱”。

现在电子烟的大势头已经白费了。从趋势来看,电子烟品牌起死回生的希望非常渺茫。

首先,从政策的角度来看,电子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限制。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后,电子烟不再进行网上销售。京东、阿里巴巴、苏宁易购、国美、拼多多等多家电商平台已屏蔽电子烟店铺,下架电子烟产品。多方“禁入”信号,让电子烟品牌前路难觅。

此外,电子烟在很多地方的《控烟条例》中也有明确规定。比如深圳采用的新版《控烟条例》,将电子烟纳入控烟管理。而且在这样的管理策略下,短时间内看不到任何放松的迹象。越来越严格和细化的政策正在显着缩小电子烟的生存空间。

其次,从消费观念来看,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再迷信电子烟所谓的“健康”。此前,电子烟专注于健康、戒烟成瘾等口号,吸吸引了众多消费者的关注。随着爆料的增多,消费者意识到电子烟也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近日,外媒报道称,美国发生多起疑似与电子烟有关的肺部疾病病例,已造成至少39人死亡。

此外,电子烟industry 没有既定标准,导致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一些小公司生产的电子烟在成分、危害等方面缺少很多重要信息,引起消费者的怀疑。不再信任电子烟的消费者自然很难买到买的欲望。这对电子烟 品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最后,从渠道的角度来看,电子烟品牌将线下盲目推广。当线上渠道被切断时,很多电子烟品牌线下渠道会继续增加。但线下渠道的容纳空间有限。为了抢占有限的空间,电子烟品牌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人力和物力。

即使电子烟品牌愿意使用线下渠道,它仍然要面对不断增加的成本、更残酷的竞争以及市场的收紧。有多少电子烟品牌能够生存尚不得而知。

其实笔者并不看好电子烟品牌能否恢复昔日辉煌。我在想电子烟 品牌将能够在这个困难时期看世界。我怕我想太多了。需要注意的是,前方的路不是窄路,而是无法到达彼岸的巨大沟壑!

写在最后

电子烟是借助网络营销和销售而出现的新事物。归根结底,电子烟本身并没有解决“安全”和“健康”问题,市场乱七八糟。为了结束这种混乱的局面,自然要重整旗鼓。

电子烟品牌现在好像变成了一只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用对未来的一点希望来安慰自己。但在这个敏感的阶段,再多一点点事情就可能让电子烟品牌跌入不可逆转的灾难深渊。

就像一次性电子烟出现在一些小超市和小店一样,携带和隐藏更方便。他们不印“烟”的名字,而是用“绿色心情”、“桃子乌龙”、“找抽”等词来迷惑观众。这些一次性电子烟甚至出现在学校周边的小超市。这些只在乎赚钱的电子烟品牌正在“刀尖上跳舞”,可能会给整个行业带来灾难。

笔者认为电子烟品牌不能只是为了销量和利润而“看病急”。他们必须做的是改进他们的产品以满足标准和政策。在整个电子烟行业变得更加规范之后,相关品牌才能迎来生命的第一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圳电子烟 » 悦刻属于雾化器还是电子烟,从悦刻到小野:电子烟上演“脱机大逃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