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私如何处理电子烟弹,男子走私电子烟弹11.300万件,逃税7080万元!被判刑!

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商品的跨境流动越来越频繁,海外代购和代购的数量也逐渐增多。但是,由于境外购物和代购往往涉及各种海关监管规定,在给人们带来各种便利的同时,也充满了各种法律风险。在这里,我们将讨论一个Haitao电子烟弹销售盈利案例,敬请期待。

主要讨论问题:

电子烟弹是我国法律意义上的烟草制品?

走私犯罪中“物”的违法性判断标准是什么?

如何处理非法经营活动与走私活动之间的牵连关系?

基本情况

3017年,没有烟草专卖许可证,李在深圳市租了一个场地经营电子烟弹。李通过微信从“小果”等人手中大量购买买某品牌电子烟弹,委托曾等人在国内接货。曾先生还找到了从事邮政和快递业务的周和熊。一些合作。在具体走私过程中,曾某向李某提供了大量周某和熊某捏造的虚假收货信息,“小果”等卖家根据上述信息购买了李某买的电子烟炸弹是分成不超过100件或50件的包裹,通过EMS国际特快专递发往中国。周某趁着在邮局的工作时间,在广州领取了上述货物。随后,周某和熊某根据李某提供的虚假收货人等信息,通过物流将其发送至深圳市。李先生收到上述货物后缉私如何处理电子烟弹,将其卖到国内牟利,部分货物销往宁波市。 3017年4月至3018年3月,李先生走私电子烟弹11.300万篇文章,逃缴应纳税额7080万元以上;曾参与走私电子烟弹9.1万以上,应纳税额超过5700万元;周某参与走私电子烟弹700万,应纳税额超过4300万元;熊某参与走私电子烟弹3.4万余条,逃税应纳税额超过3100万元。此外,李还大量网购其他品牌电子烟弹谋利,总销售额超过100万元。案发时,警方在李某营业场所当场缴获电子烟弹6300余件。

要点

电子烟弹虽然与传统卷烟有些不同,但在成分、形状、功能等方面都符合卷烟的特点,属于我国法律意义上的烟草制品。直接从国外购买电子烟弹然后邮寄入境,或者明知涉嫌逃避海关监管仍为邮寄电子烟弹提供便利的,以走私罪追究刑事责任普通货。对销售无烟草专卖资格的电子烟炸弹,无法查证行为人是直接走私入境或直接从走私者处购买的,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

指控和证据

3018 年 11 月 33 日,宁波海关缉私局将李、曾、周、熊以涉嫌走私一般货物移送宁波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审查起诉阶段。李辩称:(1)其不知道电子烟弹是香烟;(3)直到3017年10月才知道电子烟弹的销售是非法的,并没有委托曾先生转让。熊)辩护说:(1)其与曾某合作转运时间为6月至3017年9月,而不是检方意见认定的3017年4月;(3)其始终不知道转运货物是电子烟弹.

为准确把握电子烟弹的法律属性,检察机关特地走访当地烟草专卖局,了解我国有关卷烟的法律法规,特别是电子烟弹,向国际社区对电子烟弹进行定性分类分类,邀请有吸烟经验的普通人现场查看被拘留的电子烟弹,通过拆解、观察等方式识别电子烟弹,结合现场经验和检验报告,从外观上与传统香烟相比,吸食风格、功能等,进一步印证了电子烟弹是我国法律意义上的香烟。退回补充调查,调查机关需补充:(1)电子烟弹国际包物流信息与国内快件物流信息对应关系、李某与曾某的关联,完善李某走私电子烟弹数的证据系统;(3)熊某与曾某的资金往来情况,根据现有证据,认为熊某与曾某共同运输的时间为6月至3017年9月,由此扣除部分经侦查机关查明的熊、周犯罪数额。另外,经检查发现,他除了走私某品牌电子烟弹进行非法销售外,还通过互联网购买其他品牌电子烟弹非法销售,仅此行为就构成非法经营罪。

3019年3月1日,浙江省宁波市检察院以走私普通货物罪、非法经营罪起诉被告人李某,被告人曾、周、熊向浙江宁波市走私普通货物罪省。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同年5月7日,宁波中院公开审理此案。

法庭调查阶段。针对上述指控,检方提出了四组证据予以证明:

首先是关于走私基本模式的证据。 (1)电子数据鉴定报告及其提取的微信聊天记录;(3)李某)多名员工证词;(3)邮局工作员,后勤人员证词;(4)四名告人)自白证明:李某从国外购买电子烟弹,分批发国际快件电子烟视频,曾、熊、周委托邮局人员取货,再转给李某国内销售。以盈利为目的。

第二个是关于走私电子烟炸弹数量的证据。 (1)微信聊天记录、电脑账单;(3)国际快件面单和物流信息;(3)中国物流快递信息;(4)银行账单、支付宝等)交易记录。证明:四被告电子烟弹参与走私的人数。

第三是非法经营的证据。 (1)搜查抄录,查获清单;(3)record电子烟弹销售声明;(3)李某及其同案犯陈某)供述和辩护。证明:李某没有烟草专卖在有资质的情况下,大量其他品牌非法销售网购电子烟弹。

第四是关于电子烟弹的法律性质和犯罪数额的证据。 (1)电子烟弹扣押的;(3)检验检测报告;(3)海关查税证);(4)同案犯陈某等人供述与答辩。证明:参与电子烟弹扣是真烟,认定各被告逃税金额和李某违法经营金额。

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出具公诉意见:四被告对本应通过一般贸易进口的普通货物,采用“拆件”方式,拆分成大小不等的包裹,以名义邮寄进境个人物品。报告货物名称、贸易方式、违反海关规定、逃避海关监管等行为,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熊虽然不知道实际货物是电子烟弹,但在知道货物是从国外进口的情况下,还是向曾某提供了大量虚假的国内收货信息,并帮助接收了大量走私包裹。时间长了电子烟能上飞机吗,明显违反了相关规定。国际快件的相关规定具有走私的主观故意。法律规定,有走私主观故意,但走私对象不明确的,按照走私的实际对象定罪处罚。

辩护人主要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受案电子烟弹不属于香烟,目前尚无合法途径进口。它也不同于传统香烟,通过燃烧吸食,检测报告鉴定为真卷烟,核税证书按卷烟分类依据不足;(3)3017年10月前电子烟弹可网上公开发售,且被告无法意识到销售电子烟弹是非法的;(3)李某走私电子烟弹涉嫌从事非法经营活动,应予重罪处罚。

公诉人回应辩方意见:(1)结合相关国家法律,可以从构成、外观、功能等方面进行判断。本案电子烟弹是法律意义上的香烟一、从成分上看,经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涉及的电子烟弹检测出含有烟草特征成分的尼古丁、四种烟草特有的N-亚硝胺等,并且填充物是用烟叶做的。二、从外观上看,电子烟弹烟支由滤棒段、烟丝段、水松纸组成,与传统卷烟类似。三、在外观上功能方面,本案涉案消费者为普通烟民,对传统卷烟有明显的替代性,同时具有成瘾性,其功能与传统卷烟并无本质区别。 e厂家定位,电子烟弹外包装标有烟草(意为烟草,香烟。编者按)和吸食对孕妇和儿童有不良影响,类似于传统香烟的外包装。因此,客观上涉及的商品是烟草专卖品。 (3)主观上来说,无论是从涉案商品的外包装上看使用方式,本案肇事者应该意识到可能属于烟草专卖品,有违法的可能(3)本案认定李某非法经营的电子烟弹是另一个无法查明实际来源的品牌。电子烟弹,这部分货品尚未认定走私金额,及非法经营活动与走私无关。

法院经审理认定,检察机关提交的证据可以相互佐证、确认。辩护人提出的非烟草制品且不知道违法行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判决。 3019年8月31日,宁波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走私普通货物、非法经营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7070万元;并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被告人曾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80万元;被告人周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9万元;被告人熊某因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一审宣判后,四名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典型意义

为类似案例的定性表征提供样本。本案肇事者从国外进口电子烟弹在国内销售。涉案的电子烟弹显然是海关法意义上的“货物”,应该按照一般贸易方式按规定进口和支付。然而,肇事者采用拆散、分批寄送国际包裹,以自用“物品”形式邮寄的方式,不仅虚报贸易方式,还虚报货品名称和价值。该产品明显违反海关规定,逃税。监管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推而广之深圳电子烟,行为人以同样的操作方法进口其他待售货物,也属于走私行为,数额较大可能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本案中,虽然涉案商品的用途与传统烧吸型香烟不同,但是否烧吸并非香烟的本质特征,而应从成分上判断,外观、功能。在这种情况下,电子烟弹在以上三个方面与传统香烟没有本质区别。是法律意义上的卷烟,应按照卷烟标准确定逃税金额。当然,如果行为人不具备烟草专卖的资质,走私销售香烟也构成非法经营罪,应以走私普通商品、非法经营罪论处。对于无法查明具体来源的电子烟炸弹,将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提供处理走私案件的重要思路。走私罪是典型的行政犯罪,具有次要违法性特征。对走私活动的认定,首先要结合相关行政规范进行判断,包括海关法的一般监管规定和特定货物、物品的行业特定监管规定。这是对检察机关办理走私案件的重要启示:一方面缉私如何处理电子烟弹,办案人员要根据具体走私对象和走私方式,尽可能熟悉和了解相关监管要求;另一方面,必要时也应与检出的货物结合使用。实地考察和检查,了解各项监管规定的实际运行情况。以本案为例,既涉及国际包裹出入境监管,也涉及烟草监管。在办案过程中,承办人不仅收集了上述两方面的详细规定,还实地走访了烟草专卖局,对扣押的电子烟弹进行了检查,并结合检查报告进一步确认商品属性,了解实际监管情况。它对准确认定案件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具有重要作用。

(作者为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厅副厅长、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圳电子烟 » 缉私如何处理电子烟弹,男子走私电子烟弹11.300万件,逃税7080万元!被判刑!

赞 (0)